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610 莲花盛开的地方
    “高队!高队!”隐形耳机中,传来了小杏雨的声音。

    “讲。”高凌薇一手按在耳侧,开口回应着。

    “上级指示,要求派出队内拥有魂技·天葬雪陨的魂武者,与其他部队拥有此项魂技的魂武者共同清理战场。

    轰炸三轮,每轮30秒左右。三轮过后入场进行最后的清理任务。”

    “收到。”高凌薇开口回应着,也看向了青山军众将士。这一次,她不得不要求战士们停下呼喊了。

    不过此时,雪燃军的士气已经非常高昂,效果也已经达到了。

    她伸出手,轻轻的向下压了压。

    霎时间,令行禁止的青山军将士们停下了敲击武器、闭口不言。

    如此可怕的执行力,让徐太平心中暗暗咋舌。率领魂兽大军最不好的一点,就是很难约束其纪律。

    即便精英魂兽兵团大都是人形魂兽,有着足够的智商,但内心的野性却是抹不掉的。

    高凌薇开口点名:“徐伊予,谢秩,董教。出列。”

    刺客小姐姐、阳光小哥哥当即出列,董东冬也是有点摸不着头脑,一脸迷茫的走了出来。

    高凌薇:“一会儿青山军护送你们三人入场,达到天葬雪陨施展最大范围后,立刻开启轰炸模式,三轮......”

    高凌薇开口传递着任务要求,身旁,荣陶陶撞了撞徐太平的肩膀:“小苹果~一会儿跟紧我。

    你又是白头发、又是红眼睛的,别不小心让雪燃军给宰了。”

    徐太平:“......”

    荣陶陶小声道:“对了,你跑这里干啥来了?迷路了?”

    徐太平:“我需要你一句话,裟佳兵团的人也都在等你的一句话。”

    荣陶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之前,在赶往龙北之役的途中,何天问就已经将徐太平的计划告诉了荣陶陶。

    显然,何天问已经搞定了老爹何司领,就差自己说通徐女士了。

    荣陶陶:“裟佳兵团呢?”

    徐太平:“在东南方向,三十公里外的一座密林中休整,周围有雪战团看护。”

    “呵。”荣陶陶忍不住哼了一声,徐、何、荣三人的计划颇为大胆,也不按常理出牌,称得上是极难实现。但现实结果却是这次计划即将成功。

    真不得了啊!

    何天问才是真正的雪境太子爷!

    竟然能让老爸派出一支雪战团,看着裟佳兵团。

    现在看来,何天问必然是跟他老爸将计划全盘托出。希望何司领知晓儿子离去的真相后,心里能稍微好受些吧。

    荣陶陶:“你要进旋涡了呗?”

    说话间,荣陶陶发现大军开拔,他当即迈开脚步。

    徐太平立刻跟了上来:“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

    荣陶陶开口道:“等龙北区域彻底安稳了之后,我也会进入旋涡。”

    徐太平耸了耸肩膀,没说什么。

    高凌薇低头看着两人,自从进入少年班之后,当然也听说了两人之间发生的故事。

    很难想象,极度憎恨人类的徐太平,有朝一日会与人类合作,并只身犯险进入人类军队之中,与荣陶陶谈笑风生。

    同样,你也很难想象荣陶陶会与徐太平合作,想当年,徐太平离开松魂的诱因,便是在上历史课的时候夺门而出,他并未给徐风华女士应有的尊重,甚至最后跟荣陶陶吵了一架。

    昔日里,两个懵懂弱小的少年是敌非友,此时却都已经改变了模样。

    徐太平成为了龙北战区最强兵团的第一军师,指挥着一众精兵强将,心中更是怀揣着令人瞠目结舌的野望。

    荣陶陶也在人类世界闯出了名堂,风头直逼关外第一魂将。

    换做三年前,如果有人指着年幼的徐太平与荣陶陶,说两人未来会彻底改变北方雪境的话......

    会不会让人当成精神病患者?

    “轰隆隆!”

    “轰隆隆......”青山军迅速逼近战场区域,脚踩着无数尸骨,那被彻底染红的雪地也因为残肢碎肉而泥泞不堪。

    鼻尖充斥着刺鼻的血腥气息,踏上这一方土地,人们的心都在颤抖着。

    徐太平却没有什么反应,表情如常。也不知道他是见惯了这样残酷的画面,还是强装出来的。

    “她不错。”徐太平的声音浮现在了荣陶陶的脑海中。

    此刻,荣陶陶是个“白板”,一身的魂槽都没有镶嵌任何魂技。

    “什么?”

    徐太平仰起头,示意了一下右前方策马而立的高凌薇,在荣陶陶的脑海投下了一番话语:“我本以为她是一个严酷冷漠的将领,只知道任务与命令。

    但当我提及你的姓名时,我看到了她柔软的一面,那眼神是装不出来的,尤其是在这样的战场上。”

    天葬雪陨爆炸的声音轰隆作响,震耳欲聋。

    荣陶陶仰起头,望着高凌薇的背影,看着那被夜风吹荡的马尾长发。

    不由得,荣陶陶询问道:“提我?你们都说什么了?”

    徐太平:“讨论了一下你这种人是怎么能有女朋友的。”

    荣陶陶顿时不乐意了:“什么叫我这种人?我咋了?我脾气好、性格好、实力强、长得帅......”

    徐太平:“最后却要靠捅刀子来追女孩?”

    荣陶陶:“......”

    徐太平:“可真有你的,荣陶陶。”

    荣陶陶面色微红:“少废话!”

    徐太平:“我提醒她了,让她小心点。”

    “小心什么?”

    徐太平:“如果捅刀子就能收获女朋友的话,以你现在的实力,三妻四妾不是问题。”

    荣陶陶:???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冰魂引!

    三年不见,嘴皮子功夫见长啊?

    荣陶陶面色古怪,扭头看向了徐太平,那眼神在徐太平俊美的脸蛋上扫了扫,最后将目光落到了徐太平的腰子处。

    徐太平:“......”

    他那白皙的手掌缓缓落下,护住了自己的腰子......

    “青山军!”高凌薇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相比于平日里那清冷的声线,此刻,那嘶哑的声音是那样的气势昂扬、震人心魂。

    “冲锋!!!”

    “杀!”

    “杀!”

    “杀杀杀!”足足三轮天葬雪陨过后,青山军眼看着高凌薇手中方天画戟指引的方向,顿时冲杀向前。

    荣陶陶下意识的迈开了脚步,徐太平也急忙跟了上来。

    “啪~”

    胡不归马蹄扒着地面、前冲的同时,那践踏在尸骨上的马蹄,也剜下了一块碎肉,恰好迸溅到了徐太平的脸上。

    徐太平脑袋一歪,脚下却是不停,伸手拨开了脸上的血肉,他并不确定这是否是高凌薇有意为之。

    要知道,进入魂校段位之后,魂武者与本命魂兽之间的联系是异常紧密的,她有能力在不开口命令的情况下,让本命魂兽做任何举动。

    “你呢?”作为步兵的荣陶陶,选择了双刀-大夏龙雀,眼看着前方青山龙骑冲杀过后,漏过来的半只霜死士,他一刀劈砍而去。

    徐太平眼睁睁的看着霜死士仅剩的半截头颅被斩首,开口道:“什么?”

    荣陶陶双刀在身前画着绚丽的霜雪弧度,踩着由魂兽尸骨搭建而成的道路,口中却是说着美好的话语:“遇没遇到良人?”

    “哼,谁知道呢。”

    荣陶陶心中一动:“真有情况?我还没见过女性冰魂引呢。”

    徐太平:“她是一只霜美人。”

    “哦?”荣陶陶眼眸一凝,眼看着前方那被高凌薇方天画戟挑起来的霜死士,他双刀直接在眼前劈出了一个X字形,“为了讨好裟佳,你是真的用心良苦啊?”

    这一刻,徐太平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由于那白嫩嫩的俊脸之前被血肉玷污过,所以此刻,他的笑容显得有些瘆人。

    这么久了,终于有人看出了他内心深处隐藏的小心思了。

    而这个人,竟然是三年未见的荣陶陶!

    霜美人·盛世热烈追求徐太平不假,但身为第一军师,大权在手的徐太平也有一万种方式拒绝霜美人。

    徐太平的理由都可以很正当,说一句担心自己被操控、耽误大军未来的发展,那么统领裟佳绝对会把霜美人·盛世给宰了。

    青山军在战场上呼啸而过,也留下了满地的尸骨。

    “停!”高凌薇大声命令着,“以我为中心,前后军调转。而后待命!”

    在众人的视线中,龙骧铁骑正在以另外一个角度杀进战场,龙骧军的冲势更猛、清理的也更加彻底。

    事实上,如果不是龙骧军遭遇了重创,率先贯穿战场的一定是他们。

    而龙骧军冲杀过后,雪战团再次冲杀......

    高凌薇在等待各方兵团冲杀结束,至于还有没有第二轮冲杀,她就不知道了。

    荣陶陶用大夏龙雀拨了拨脚下的魂兽尸骨,道:“对于魂兽的死亡,你已经觉得无所谓了?”

    徐太平笑了笑,道:“没有,但我只能接受。”

    对于徐太平而言,他的梦想就是雪境太平,不再有这样的杀戮。

    而此时,战场血流成河、魂兽的尸骨堆积如山,但徐太平却加入了青山军,一路跟随着冲杀了过来。

    很难想象,徐太平为了达成目的到底忍受了多少。

    荣陶陶想了又想,总觉得这样的行为对徐太平来说过于残忍了些。双方身份不同,立场不同,不过是终极目标相同,才有了现在和平交流的一幕。

    对于合作伙伴,荣陶陶认为自己并不该这样对待徐太平。

    终于,荣陶陶看向了高凌薇,道:“给我一支部队,我要去龙河畔。”

    在战场上,青山军这种特殊的团队,有着极大的自主权。

    高凌薇低头看向了荣陶陶:“战场已经进入最后收尾阶段,再等一下,我陪你去。”

    荣陶陶走到了胡不归身旁,轻轻拍了拍高凌薇的小腿:“不等了,我现在就跟徐太平过去。”

    高凌薇眉头微皱,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违抗命令,换做旁人,她真就一脚踹过去了......

    她看了看后方伫立的徐太平,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这才开口道:“李盟。”

    “到!”

    高凌薇:“暂任青山军指挥。”

    “是!”

    高凌薇调转马头,走出了部队中央:“青山黑面,李...嗯,斯教,跟我走。”

    “谢谢。”徐太平的话语,突然浮现在了荣陶陶的脑海中。

    然而荣陶陶却有些承受不起,反而觉得自己的反应太慢了些。

    荣陶陶回过头,刚想找荣凌和践踏雪犀,却是看到斯华年已经策马赶到身前。

    “唔~”下一刻,荣陶陶只感觉一阵腾云驾雾,没等反应过来,就被斯华年拎了起来,横着按在了身前的马背上。

    这种“强抢民女”的行为,让她更像是恶霸了。

    她一边策马前行,一手按着荣陶陶的腰,俯身看着没有反抗的荣陶陶,询问道:“昨夜,你为什么没抓住我的衣领?”

    荣陶陶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摸着雪夜惊侧面那柔软的毛发,小声道:“手滑了。”

    “哼。”斯华年逼视着荣陶陶的侧脸,一声冷哼,“下一次,你就不用观察战场了,我直接把你揣进兜里。”

    荣陶陶:“......”

    “斯教。”高凌薇扭头看向了身后,扫了一眼乖巧趴着的荣陶陶,开口道,“雪巨匠开路吧,省着不长眼的魂兽来袭。”

    斯华年这才坐直了身子,对一旁的霜美人颔首示意。

    随着小部队脱离大部队,雪巨匠拔地而起,一手拾起了霜美人放在肩膀上,大步向东南方行进。

    荣陶陶突然开口道:“带他一个,他也没马。”

    斯华年:“谁?”

    “徐太平呗。”

    斯华年一脸不耐烦的模样,身体却很诚实。

    她向后挪了挪屁股,一把抓住了徐太平的后脖颈,同样横着扔在了身前。

    徐太平:“......”

    沿着雪巨匠踩踏出来的巨大脚印,高凌薇带着青山黑面五人追了上去。

    歌谣里唱的是“排排坐,食果果”。

    而此时,荣陶陶与徐太平两个小家伙却是“排排趴”......

    好在雪夜惊足够大,斯恶霸强抢两个“民女”也是绰绰有余。

    荣陶陶扭头看向了同命相连的徐太平:“你会征服雪境旋涡么?”

    徐太平乖乖横趴着,下巴抵着雪夜惊侧方皮肤:“希望。”

    “据说,你还想要建立一个帝国?”

    “希望。”

    “等我和青山军进去之后,我们该去哪里找你?”

    “莲花盛开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