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修仙开了挂 > 第二十七章 林老三的心病
    何思愁,也就是年轻人就此跟林辰走在了一起。

    路上,他一直都在说着一些夏京的趣事。

    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只有一件事,让林辰的眉头皱了起来。

    “最近一段时间里,夏京出现了一个美人儿,倒是一桩奇景。”

    “据说,这位美人儿来自于灵光宗,专门来给老皇帝祝寿的。”

    “她的美艳,不可方物,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每次一见到她,我都会有一种恨不能拜倒在其石榴裙下的希冀。”

    “对了对了。”

    “有人说她是男人,我真想给那人一个大嘴巴子,要是男人都长得这个样子,天下间还有女人会被喜欢吗?”

    何思愁说到这里,看向了林辰,小心翼翼地问道:“您觉得呢?”

    “我觉得……”

    林辰想到了一个人,微笑着回应道:“或许旁人所说都是真的也未可知?”

    “啊,这样啊……”

    何思愁一脸愁容地摇了摇头,道:“既然是你说,那这个人就有可能是男人,但我觉得不太可能,你没见过她,她真的是美到了绝巅,如果能跟其睡上一晚,我宁愿折寿五十年。”

    何思愁很怂。

    但是却也坚持了自己的观点。

    对此,林辰没有说什么。

    他在想,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自己曾经所遇到的那个人。

    叶灵龙。

    也只有他的美貌,才能让男人都无法把持自己了。

    “对了。”

    何思愁见到林辰没有反驳自己,连忙继续道:“她姓叶,据说刚刚进入灵光宗,但实力却不可小觑,是仙人境界呢。”

    “哦,知道了。”

    林辰淡淡地回应了一句。

    果然是他。

    也就只有他了吧?

    林辰的心中,觉得无比的扭曲。

    天下之间的女子,他没有见过多少,不敢说是不是不存在倾国倾城的人。

    但,叶灵龙当真是一个倾国倾城地大美人儿。

    当然了,他是一个男的。

    这一点林辰无比确定,因为当初开始的时候,他还跟对方睡过一个屋子。

    那时候的他,还没有穿越过来。

    原身对其的评价很高,似乎也有几分……着迷。

    不过后来当得知对方是个男人的时候,原身就陷入了怪异当中,十分怀疑自身心灵上是不是出了问题。

    否则,怎么可能对一个男人动心?

    队伍一点点过去,林辰以及他的一大家子顺利地入了城,身旁还跟着何思愁。

    半晌后,他们来到了一处很是繁华地大街上。

    之所以来此,是因为林辰想要让家里人体验一番京城的繁华,顺便在这周围找个住的地方。

    繁华之地,居所必然很多。

    就在此时,何思愁指了指街对面的一座院落,有些不太情愿地道:“我们家就在这里,您要去做客吗?”

    “好啊。”

    林辰转过头一笑,拍了拍后者的肩膀:“没看出来,你还是一个热情的人,那就这样吧。”

    说完,他也不管何思愁的脸色多么难看,笑着便对马车里问道:“爹,娘,姐姐,咱们先住在这位何公子家里怎么样啊?”

    “都随你,都随你……”林老三的声音传了出来,有几分虚幻。

    “弟,咱爹有点不对劲,好像魂不守舍的,你快过来看看。”没过片刻,林平安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紧接着,便是两人的吵闹声了。

    “你说这个干嘛啊?”

    “爹你本来就不太对劲,尤其是进了京城后,脸色更是难看地要命。”

    林辰上了车,仔细打量一番老爹,又给其把了把脉,确定没有生病后,才松了口气。

    “没事,大概是不太适合这里的气候,适应适应就好了,实在不行的话,就拿点安神药。”

    他自然知道老爹为何如此,只不过有些东西终归还是不说比较好。

    林老三的“病因”,其实也很简单。

    不外乎就是林辰的那个小叔。

    林老三真的是家里的老三,只不过老大跟老二都在少年时便夭折了,只剩下了林老三和林小四。

    两个兄弟相依为命,过着无比凄惨但却很是温馨的日子。

    一切的改变,都从小叔考上县试开始。

    这位林家小四,原本就有点不太喜欢这个家,平日里牢骚很多,说的都是不该出生,不该生在这样的家庭,君子如何如何……

    反正就是各种嫌弃家里,嫌弃父母,也就是林辰的爷爷、奶奶。

    后来,伴随着县试的成功,他便彻底开始改变命运了。

    县试第一,府试第三,院试第十,殿试二十一……出任官员,当大官,改变命运。

    从县试开始,这位小叔就不跟家里来往了,而后更是彻底搬走了,似乎再也不想跟林老三有什么交集。

    这种做法,在封建时代里是有些不对的,因为林老三养活了他,他不该就这么放弃自己的哥哥。

    不过呢,既然是规矩,便有被破坏的可能。

    他想了一个办法,给了自己哥哥,也就是林老三一些钱财,让他娶了亲,生了孩子,还有了很多亩地。

    之后,便是一份断绝关系的文书。

    林老三签了。

    因为当时林平安生了一场重病,险些没有扛过去,如果没有林小四的帮助,林辰的姐姐大概就活不过来了。

    林老三认了。

    于是,林小四官场得意,林老三则是继续当自己的普通老百姓。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但要说林老三一点都不介意,那林辰第一个不服。

    从原身记忆里,他可继承了不少东西呢。

    比如说,只要林老三喝多了酒,就肯定会嘟囔嘟囔自己有个多好多好的兄弟,但是每次说着说着都会啪嗒啪嗒地落泪。

    这样的经历,林辰一共体验了差不多十多年。

    因此,他自然很清楚为啥自己老爹入了京城不仅没有开心,反而还有几分不舒服的意思。

    心病犯了啊。

    “我要不要也去考试呢?”

    “对啊,如果能够通过科举考试当官,之后父母的心愿大概会被满足,我的无因之体进度也就更多了。

    修仙,也会变得更为顺畅。”

    林辰下了马车,摸着下巴想了想后,便缓缓地点了点头。

    想过后,他便下定了决心,同时拉着马车一路跟着何思愁来到了对方家门前。

    这是一个很阔气的院子,从门口的大石狮子就可以知道这家里的势力有多大。

    毕竟,石狮子这东西,普通老百姓是不可能拿到手的。

    “这就是我家了。”

    何思愁一脸发愁地指了指府门,看到林辰没有表现,他只能硬着头皮前去敲门:“开门,少爷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