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修仙开了挂 > 第二十八章 他是个男的,兄弟节哀
    何思愁这个人还是很不错的。

    虽然开始的时候有点嚣张跋扈,但对朋友那是当真的一等一,没得话说。

    他对家里没有说自己跟林辰之间的那点破事,而是说这是新交的朋友,刚来京城没有落脚点,要先在家里住一段时间。

    何思愁的父亲对此倒是没有任何意见,安排了房屋后便不再过问,将一切都交给了儿子。

    从这一点,也能看得出来,何思愁不是什么坏人。最多就是在有钱有势之后,逐渐地变得气盛了。

    说起来,不气盛还叫年轻人吗?

    在这种接待下,林辰一家就这么住了下来。

    林辰没有丝毫觉得不好意思,让何思愁总是一脸的愁容。

    “这算他娘哪门子事啊,惹了事没挨打不说,还多了个白吃白住的……不,多了一家人!”何思愁又来了林辰一家的小院之前,本来的好心情,瞬间消失不见了。

    “有事?”

    林辰拿着一本书,停下了晃头晃脑地动作,穿着一身洁白书生装的他,看起来颇有几分帅气。

    “倒是没事。”

    何思愁摇了摇头,他总不能说不想让林家鸠占鹊巢吧?

    “没事那就走吧,我还要读书,据说离科考也就几个月的时间了,我得尽快准备起来。”

    林辰准备关门谢客。

    跟前世封建时代不同的是,这个世界虽然同意也有春闺、秋闱之分,但有一点是不太一样的。

    前世的封建时代,大多数春闱说的都是举人考试,秋闱才是乡试、县试、府试。

    这个世界的春闱和秋闱,考试的却是全天下的读书人。

    也就是不分县试、府试和院试、殿试的区别。

    也就是说,读书人一年可以考两次。

    但是有一点还是要注意的,那就是考过秋闱之后,便不能参加来年的春闱,考过春闱后,就不能报考当年的秋闱。

    顺带一提,这个世界是没有乡试的。

    “哦,我知道……哎,不对啊!”

    伴随着门关上,摸着后脑勺地何思愁才满脸怪异地道:“这他娘好像是我家吧?他怎么把我赶出来了?”

    “算了,就当是之前跟他闹矛盾的代价吧……”

    “想我何公子,手握大钱,家里还有当权的父亲,怎么能跟乡巴佬一般见识呢?”

    “对!”

    “不跟他一般见识!”

    何思愁哼了一声,转身背着手就要离开。

    就在此时,院落当中却忽然伸出了一只手,狠狠地抓住了他的衣服,一把将他拽到了院子里。

    “我想了想,好歹这也是你家,既然借用了你们家的地方,就该给点回报。”林辰一脸惭愧地摇了摇头。

    原来您他娘也知道这是我家啊?

    何思愁一脸诧异,他还以为林辰早就忘记了这一点。

    “所以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咱们俩人一起读书,相信你的父亲应该也是持赞成意见的,甚至如果我能约束你的话,想来伯父也很很高兴吧?”

    林辰一脸笑容地从后面抽出了一本书,递给了何思愁,狠狠地道:“要不要一起读书?!”

    我他妈谢谢你!

    何思愁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

    整个家里谁不知道他不喜欢读书?就算是他爹,也是打了他无数次之后,无奈放弃,彻底地失望后,便准备造另外一个孩子了。

    现如今可是倒好,这家伙不仅住自己家的,吃自己家的,还他娘要逼着他读书。

    他跟谁说理去?

    “那个,其实我不太喜欢读书,林公子还是放过我吧,您放心,我绝对不会打扰到您的。”何思愁还想挣扎一番。

    “好。”

    林辰答应了一声,拍拍他的肩膀道:“那你走吧。”

    就这么简单?

    何思愁一脸怪异,但还是放下书本转身就跑。

    “我不会阻拦何公子你的,但要是你就这么走了的话,我也不好跟伯父交代,不如把你这个祸害在晚上偷偷除去,然后我给伯父推荐点特殊药材,让他能尽快诞生下一个孩子。”

    “你觉得,怎么样?”

    嗤!

    原本就要跑掉的何思愁,瞬间停了下来。

    “其实吧,读书这东西不是看天赋的,主要还是看努力,我虽然天赋不好,但我会努力的!”

    他一脸坚定地开口。

    我到底带回来了个什么玩意儿啊?

    为啥他要让我读书,我就要乖乖读书?

    这是我家啊,他真敢下手吗?

    何思愁心里不断地嘟囔着,但是却根本不敢走出院落一步,因为他是真的有点害怕林辰。

    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害怕。

    从他感觉到脖颈一凉开始,这颗恐惧的种子就算是种了下来。

    而且,最神奇的是,他居然还没想过要报复。

    这番话林辰自然是不知道的,要是知道的话,他肯定会满脸笑容地告知何思愁。

    这个啊,叫做PUA,又叫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一种很恐怖的心理疾病!

    简单来说,就是不敢对敌人生出敌意,还会下意识地去服从。

    一般而言,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那些被虐待很长时间的人身上。

    出现在何思愁身上,还是很怪异的。不过真要说起来,却又有几分道理可循。

    一个从小没有挨过打,又没有经历过痛苦的人,初次遇到一个自己低挡不住的敌人,而且自身也没有坏到彻底,他便会被对方臣服了。

    简单来说,这就是坏孩子的胜利。

    于是,从这一天开始,让整个何家都觉得诡异地一幕发生了。

    他们家的小少爷,居然开始乖乖地读书了。

    某天,出公回来的何老爷知道之后大为震惊,当即便和林老三成了兄弟。

    他不管林老三出身有多么卑微,反正能够改变自己的儿子,那就是好的。

    至于怎么改变的,这一点都不重要!

    时间一晃,便是半个月过去了。

    在这半个月里,何思愁的改变,整个何府上下都看得到。

    因此,林家一家人的待遇更好了,甚至连林平安都被何老爷认了养女,跟亲出的基本没有差别。

    而林平安也终于是彻底的体验了一把富家小姐的待遇,在京城里经历了许多在家乡都没有经历过的事。

    这一天。

    何思愁站在院中,目光毫无焦距地盯着书本,不时还会叹息一声。

    “想出去了?”林辰微微一笑。

    “是,是啊……”在何思愁看来,林辰的笑容简直不亚于恶魔,可他还是开口道:“那个,我想出去看看叶仙子,今天她就要走了,再不看的话,就没有机会了。

    哥,你就给我个机会吧?”

    他鼓足了勇气,将这一番话说了出来。

    “噗呲……”

    一旁,抱着大西瓜在啃的林平安一下子就乐了出来。

    “姐,帮个忙好不好!”

    听到笑声,何思愁满脸一喜,哀求道:“我保证看完了美人儿,就乖乖回来读书,再也不朝三暮四了,不信你可以考核我的功课啊!”

    林平安没有开口,而是用问询地目光看向了林辰。

    “可以。”

    林辰答应了下来。

    何思愁一脸兴奋地看向了林平安:“我的好姐姐啊,你对弟弟我真是太好了,回头弟弟我一定给你买更多的糕点吃!”

    “胖了,容易嫁不出去。”林辰淡淡地说了一句。

    “恩将仇报是吧?嗯?!”林平安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

    “我没有啊,我……哎,我其实就是……”何思愁傻眼了,随即他连忙道:“这个你可以放心,你是我姐姐,等我科举高中,就算你再胖,我也给你找个好男人!”

    “姐,您看这样行吗?”何思愁一脸讨好道。

    “这还差不多。”林平安抱着西瓜回了屋。

    此时的何思愁,才算彻底松了口气。

    不容易啊。

    自从他爹认了养女后,他是真的一点报复的可能都没有了,尤其是他爹居然跟老农林老三那么要好的情况下……

    因此,他只能认命了。

    当然,他并不知道,这一切的原因都在于自己。

    如果不是他发奋读书,让何老爷看到了林家住在自己家里的好处,他才不会搭理这一家子呢。

    可惜,这个道理他暂时没有得到。

    ……

    大街之上。

    何思愁一脸期待地望着街头,望着望着,他忽然惊叫了起来。

    “那就是美人儿,她看过来了,她看过来了!”

    “阿辰,你看我脸上是不是很干净,没有脏东西吧?”

    “太美了!”

    “要是能把叶仙子娶回家,那该有多好……”

    林辰顺着目光看去,一眼就认出了叶灵龙,随即他便笑着拍了拍何思愁的肩膀:“你要是把他娶回家,伯父怕是得把你生生的打死不可,因为……

    他是个男的,兄弟你就节哀吧。”

    “不会吧?”何思愁看向了林辰,一眼就看出了他不是在开玩笑。

    于是,他只觉得,这一刻自己的心都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