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修仙开了挂 > 第三十章 这人,神经病吧?
    “小侄跟思愁一见如故,本就应当互相帮助,伯父这么说可就见外了。”

    林辰连道不敢。

    毕竟,在京城能够住下来,他们家全亏了人家何府的收留。

    没有何府的收留,他们想要留下来,五千两是绝对不够的,起码不会过的这么好。

    “这些且不说了,我心中记得便是。”

    何父摆了摆手,转而看向了林老三,满脸地笑容则是忽地为之消失了:“林老哥,你有一个弟弟在京城当官吧?”

    “是。”

    林老三没有藏着掖着,十分光棍地便承认了下来:“多年前,我便与其断绝了来往,因此,哪怕是到了现在,也不知他到底走到了哪一步。”

    说起这件事,他脸上便出现了一抹感伤。

    “他在户部当主事。”

    何父当即便开了口,严肃地道:“几日之前,他曾问我为何要收留你一家,当时我便觉得有异,因此便查了查,这才知道,原来你与此人还有这般渊源。”

    查是肯定要查的。

    来历不明的人要是住进了自己家里,那户部就几乎算是被打进了一颗钉子。

    深谙官场之道的他,在林家安顿好的第二天就去查了。

    不仅如此,他还直接找到了林小四,也就是现在的林报国。

    对方是户部主事,恰好在他手下。

    户部,设有一个尚书,两个侍郎,四个巡官,八个主事。

    作为上级,他轻而易举地就调查了所有经过。

    同时,在询问过后,何父做到了心中有数,也就把林平安认作了养女。

    他不在乎林报国会怎么想。

    那人屁股下面不干净,最关键的是,自己的儿子,可是林家帮着改变的。

    之所以现在提及,便是想互相印证一番……虽然他早就确定了那林报国在胡说八道。

    起码,林老三真要是林报国嘴里的赌博成性,就养不出这种儿子和这种女儿。

    现如今,他更是确定了。

    这林老三就是一个老实的庄稼汉,笑了笑便道:“这件事我不该问,自罚一杯,以当心意。”

    高高举起杯,跟林老三喝了一杯后,他借口明日还有公事,便先行回去休息了。

    林家自然不会阻拦。

    酒席就这么散了,林辰则是在奇怪地想着,这位何思愁的父亲,到底发现了什么。

    不过随即,他就放开了心思。

    就算发现了什么,起码对方的心是没有变的。

    这就足够了。

    夜。

    万籁俱寂。

    躺在床上的林辰,根本就睡不着。

    “功法,最重要的还是功法啊,虽然有玄蕴诀在身,可是一个火龙拳实在是有点不够啊。”

    他在想,自己什么时候能再度地得到一次梦中悟道的机会。

    真要是有,或许会让他从此变得更加不一样了。

    但可惜的是,这种东西终归是强求不得的。

    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提高自己的无因之体。

    仅现在看来的话,或许只有想办法解决完了家里的这些事,他才能彻底地走上这条路了。

    “当然,也不一定。”

    “我的外挂,远远还没有开发到极限……”

    “若是有人能够跟我互相印证,或许我的提升会大上很多。”

    “朝廷里,倒是有类似的地方,但是我要走科举以全父母的梦想啊……”

    深深地叹了口气,他转过了身,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哗啦啦……”

    猛然间,林辰听到了一股风声,随即他的双眼就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很确定,刚刚的声响绝不是风声那么简单。

    仿佛睡熟了的他,转了个身,眯起来的眼睛,则是不经意间地扫过了一眼房顶。

    此时的房顶上,正站着一个人。

    “会是谁?”

    林辰左思右想,也没想到是谁会这么无聊地过来找他。

    在他看来,就算是要找,也应该去找何思愁的父亲,或者是何思愁。

    不该前来找他的。

    “难道他是冲着我来的?”

    忽然,一个想法出现在林辰的心中,让他的眉头逐渐微皱起来。

    啪啦!

    正在此时,窗框一阵响声出现了。

    随即,一道身影便出现在了屋子里。

    林辰一个机灵便坐了起来,实在是……装不下去了。

    对方都这么直接了,他要是继续装,那就有点对不起人了。

    “果然很警惕。”

    来人围着黑色的面罩,呵呵一笑后,抬起手便将面罩拿开了:“林辰,你还认识我吗?”

    “认识,当然认识了,今天我还去看你来着。”

    林辰打了个哈欠,晃了晃脑袋道:“不知这位叶仙人,来找我这么个普通人做什么啊?”

    “普通人?”

    “不不不,你可不是什么普通人。”

    好似已经确定了般,叶灵龙摇着头道:“如果你是普通人,那么整个大夏也就再也没有普通人了。”

    “什么意思?”

    林辰一脸茫然。

    “什么意思,你应该懂得。”叶灵龙淡然一笑,伸出手道:“拿出来吧,把你一直以来用作提升的东西交给我,你我便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你这样的普通人,拿着它应该也没用了吧?

    如果你愿意交出来,或许我还会帮你在某些大人物面前美言几句,让你下半辈子多一点选择。”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林辰迷茫地眨眨眼:“我都已经离开灵光宗了,你怎么还找上门来了?”

    “普通人,能短时间内从锻体六重到锻体九重吗?”

    “普通人,能轻而易举地带着一家人来京城,还顺的这么不错吗?”

    “普通人,能这么轻而易举地改变自己的命运吗?”

    说到这里,叶灵龙声音逐渐变大,怒斥道:“还要装吗?如果你都算是普通人,那我叶灵龙算什么?!”

    卧槽。

    这人有病吧?

    林辰心里一阵跳动,完全没有想到,就这么几个疑点,居然还被面前这个“大美人”给玩出了花样来。

    这家伙的执念,到底有多深啊?

    “放心,你这屋子里我已经布置好了结界,今晚的你,必须把手里的东西给我。”

    “交也得交,不交……”

    “你就给我去死吧!”

    说完这句话,叶灵龙闪电般地出手了。

    火龙拳!

    对方的火龙拳,应该已经经过了提升和淬炼,拳上的光芒,已多了几分震慑当世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