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修仙开了挂 > 第五章 演技爆发
    试炼场中心的山上,红色的夕阳光芒披在其上,令整座山犹如穿了一身火红色的嫁衣。

    山中,一只只夜间动物偷偷摸摸地露出了脑袋,等待着夜幕彻底降临。

    后山,楼阁上。

    “我已经问过林辰,他并非身藏隐秘传承,只因本说该的富贵不再被兑现,心中不甘,怒火潜藏,才有了这一番行为。”

    熏香袅袅升腾间,叶灵龙的面孔多了几分朦胧。本就有些女性化的脸庞,更是仿佛因为袅袅烟雾而多出了几分特殊意境。

    只不过,此刻他那张颇有几分韵味的脸上,眉头紧紧地蹙着,似有万千疑惑不解。

    “长老,我只想知道,人在愤怒之下,真的可以超常发挥自身潜力吗?”

    顿了顿,他继续对面前不远处那道不为外物所动的身影道:“两月之前,林辰不过是锻体六重。现在的他,却已是锻体八重,似有朝着九重迈入之意,弟子实在是不解……”

    那一道身影,许久没有开口。

    不知过去了多久。

    似是一瞬,又似是好几个时辰,又仿佛过去了几天。

    “哎。”那道身影忽然睁开了双眼,叹声道:“答案,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叶灵龙微微发愣,随后硬着头皮道:“弟子…实在不知,请长老教我。”

    “你天生纯阴之体,却为男身。”

    “也因此,你想修行时,便往往需要比旁人更加努力、刻苦,方能有所成。”

    “这条路,对你而言本就艰难,幸好的是,你性格坚毅,跨过了灵泉之门。”

    “开始我便与你说过,这条路与你,本就荆棘满布……”杨长老说到这里,忽然深深地看了一眼叶灵龙,笑着道:“你还记得当时是如何回答的吗?”

    少顷,叶灵龙才在杨长老的目光下开口:“……弟子当时说:我不甘平庸,愿持三尺青锋,开一条古来未有之路。”

    杨长老微笑点头:“之后呢?”

    “之后……”虽然对面的人没有给予任何压力,可叶灵龙还是感觉到了压力,他的额头上也缓缓地出现了一滴滴细密的汗水:“弟子如愿以偿地跨过锻体,丹田开泉眼,灵泉涓涓而流,算是入了门。”

    杨长老微微点头,缓缓合上双眼:“答案便是如此。”

    叶灵龙似是还有些不甘:“可长老当时说,此人有可能……”

    杨长老没有生气,微笑着道:“我是修行中人,平日的一举一动,一思一想间,不自主地便会带上几分修行之人的谋算。”

    “现在想想,倒是我想的太多,以至出了错。”

    顿了顿,他继续道:“这人本就是一普通人,便该去用普通人的想法去思,去想,不该想那么许多。”

    杨长老双眼睁开,注视着思索中的叶灵龙许久,才感慨似地道:“他倒是无所谓,倒是你,却是受了我的影响,竟生出了这般多的执念。

    这些执念,对你的修为无益,需尽快去除,否则之后的你,怕是很难向前了。”

    “是。”叶灵龙低下了头,随后他好似想到了什么,猛然抬起头道:“长老也会错吗?”

    “哈哈哈……”

    杨长老哈哈大笑几声,望着前方云雾波澜,轻轻点头道:“我的修为虽说对你而言犹如山岳大海,但终归也是个人,再则,便是传说中的仙人,也都会出错,更何况是我?”

    他却不知,在听到这番话的同时,叶灵龙的神情一震,而后双目当中陡然出现了片刻的炙热。

    虽然,这炙热去的很快,但却已深深地隐藏在眼底、心中。

    杨长老自然不知叶灵龙的变化,他看了一会儿云雾,忽然摆摆手道:“行了,你回去修炼吧。”

    “是!”

    叶灵龙干净利落地点了点头,果断地转身离开了,浑身上下不见一丝的疑虑。

    他的这番表现,令杨长老极为欣赏。

    “果然是个福分不小的孩子,只要顺利地加入了灵光宗,未来的你,或许会光芒万丈!”

    “这样看来,此行倒是不亏。”

    他轻笑一声,又闭上了双眼。

    ……

    住所前,七八个人拦着林辰的去路。

    为首之人,正是夏三川。

    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林辰,忽然走过来道:“不错,有骨气,我很欣赏你,也很想看到你报复我的那一刻。”

    “当然,那是需要实力支撑的,现在的你,是锻体七重,还是仍旧在六重?”

    现在大部分考核弟子的实力差距都不算太大,除了那几个已经踏足灵泉境的天才之外,基本不存在一眼看透他人实力的人。

    起码,夏三川不行。

    所以,他觉得林辰有些不自量力。

    见到对面之人只是用仇恨的目光看着自己,夏三川呵呵一笑,刺激道:“还记得之前那顿毒打吗?其实,那是我故意的!为的便是能够快速出头。

    不要觉得不甘心,不情愿,因为这个世界本就是不公平的,要说的话……

    也只能说,你这样的人,只能被当做踏脚石。”

    说完这些,他只是看到了林辰握紧拳头,并没有冲动的对他动手。

    一时间,他觉得有些无聊。

    摆摆手,夏三川对身后的人道:“走了,连条狗都会叫唤叫唤,这人连狗都不如,实在是没意思。”

    林辰咬紧牙关,一字一顿地道:“今日之耻,他日必偿!”

    “你说什么?”

    夏三川忽然回过了头,紧握拳头的他,肌肉凝聚,似要择人而噬:“再说一遍我听听?”

    “呵,不就是给乔玉肃当狗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老林若是能进灵光宗,看你还敢不敢嚣张。

    再说,就算他进不去灵光宗,我李云飞身为兄弟,也肯定会帮老林找一条出路的。

    到时候,你在他面前连狗都不算。”

    林辰还没开口说话,已经有人代替他说了出来。

    李云飞,是林辰原身不多的朋友之一,家里是开钱庄的,长得极为肥壮,一举一动间,地面似乎都在发颤。

    他站在林辰的旁边时,夏三川立刻闭上了嘴。

    乔玉肃虽然算是这些人里面最有势力的,可是相比起来,李家的势力也不算太差。

    起码,不是他夏三川可以招惹的。

    说的难听点,他夏三川就是乔家的一条狗,而李云飞可是李家的少爷。

    身份差距还是很不小的。

    “我等你来报复我!”

    夏三川不敢多说,扔了个狠话后,转身便离开了,走之前还不忘狠狠地瞪了一眼演技爆发的林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