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修仙开了挂 > 第十六章 神捕司来人懵了
    寒酸卧房内,两道身影对立站着,一道虚,一道实。

    虚的那道身影,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着。

    实的那道身影,则是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虚的身影看,目光有神采,炯炯绽放。

    两道身影,自然是林辰跟乔玉肃。

    林辰已经念完了咒,前世今生都没有见过鬼的他,正好奇无比地看着眼前的乔玉肃。

    他很想看看,这家伙到底是怎么被超度的。

    这也是为什么,开始的时候,林辰没有直接痛下杀手的原因所在。

    主要就是因为,他从来都没有见过鬼。

    初次见到,他不仅有些好奇,还有一些奇妙的感觉。

    就像是六岁那年想要个机甲玩具一样。

    就像是这一生八岁那年想吃一块肉,哪怕生的也可以……

    相比于他,乔玉肃可就惨太多了。

    听到咒语的时候,它便感觉自身逐渐升腾起了一股股怨气,还在指引着他方向。

    就跟之前他浑浑噩噩地来到林家小院一样,是一种很微妙,也很有针对性的感知。

    也就在此时,林辰念完了最后一段咒语。

    陡然间,它身上的杀意开始不受控制地升腾,怨气也随之增加了不知道多少倍。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乔玉肃只觉得脑海里都是这三个字,它的身形都有些不受控制了。

    而失去了一切的意识,接下来就会按照本能行事。

    也就是说,它会找林辰报仇。

    想到这个可能的那一刻,它浑身机灵灵地颤抖了一下,仿佛还生出了许多压根不该存在的汗水。

    “不!”

    与此同时,它的意识也恢复了过来,望着近在咫尺,并且已经伸出了手的林辰,它惊叫一声,快速后退。

    “他不是我的仇人,不是我的仇人!”

    “他是我的恩人,帮我解脱了一切厄难,从此走上幸福生活。”

    “他是一个好人,留在这个世界上能造福一方,绝不应该被我杀死,不应该!”

    “杀他,乃是逆天之举,会遭到雷劈的!”

    “我没有怨气,我也没有恶意,我只是来……看他一眼罢了,现在人看到了,我该走了,该走了……”

    活着的时候,乔玉肃不算什么意志坚定的人物。

    可是在死后,当他面对林辰的那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也是有潜力可以挖掘的。

    在一阵自我暗示后,他身上的怨气瞬间就消散一空,脸上甚至还挂上了解脱似地笑容。

    “谢谢你。”

    从腿部开始消散的它,朝着林辰挥了挥手,满脸都是笑容。

    内心里……

    他只能不断暗示自己,林辰是恩人,绝不该造次。

    “客气了客气了…”林辰到底也是要脸的,尴尬无比地挥了挥手道:“你我今生为敌,算是孽缘,希望来生我们能当朋友,对不住了。”

    乔玉肃嘴角抽了抽,而后看到身上出现的一丝怨气,他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们一直都是朋友,再见了,我的朋友。”

    留下最后一句话,它彻底离开了这个世界。

    至于去了哪里,那就不是林辰应该考虑的问题了。

    反正,它没有魂飞魄散,仅仅从这一点来说,还是相当不错的。

    “不过……”

    林辰摩擦着下巴,一脸怪异地自问道:“我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恶劣了?”

    他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一个大魔王。

    本身来说,人家乔玉肃撑着一口怨气来找他报仇,就是一种天地规则的体现。

    冤有头,债有主嘛!

    但是。

    人家来了之后,他不仅没有让其报复成功,反而还要让其接受他所做都是对的这种恶劣想法。

    这,就有点过分了。

    “兄弟,对不住了,谁让你要对我家人下手来着?还要让我藏不住了,这是我完全无法忍受的,所以只能让你去死了。”

    站在原地,林辰望着虚无的面前,叹息一声道:“我隐隐觉得,未来咱们还会相见。

    如果以后有机会遇到,我会给你一点补偿吧……”

    说到这里,他又加了一句:“当然,前提是你没有记忆,也不会再跟我为敌,否则只能让你再来一次了。”

    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恰好是午夜时分,林辰摇摇头,上床便呼呼睡了起来。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有一群人彻底懵逼了。

    ……

    “头儿,你是不是感觉错了?明明那么大的怨气,一定会化为鬼魅,你现在却说他已经要去投胎了,这……”

    黑夜中,路途上。

    一张粗狂的脸庞上,满是怪异,紧紧看着脸色同样诡异的神捕司捕头,极其不相信地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我也觉得奇怪……”

    周烈一脸怪异地掐算着手指,再度确认了一次后,他继续道:“但事实就是这么个事实,他确实是去投胎了,而且一点的怨气也都没了。”

    旁边两道身影面面相觑。

    开始提出质疑的人,深深地低下了头,极其怀疑地看着自己的手:“这双手,咋就不灵了?”

    另外一个人,则是晃悠着脑袋道:“头要是没算错的话,岂不是说凶手从此就要逍遥法外了?”

    “是啊。”

    周烈感叹似地叹了口气,纠结地砸吧砸吧嘴道:“凶手肯定在城外,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但问题在于,城外那么大,谁知道凶手跑到了哪里?

    现在那一丝怨气消散,要想抓凶手,基本上就变成了不可能。”

    他也很无奈。

    神捕司虽然厉害,可也没厉害到一点线索都没有的就可以继续追查下去。

    哪怕他们在某种情况下可以利用鬼魅,甚至降服鬼魅……

    但,要是人家赶着去投胎,他们能怎么办?

    “估计这次我们遇到高人了,或许是我们根本无法抗衡的存在,继续追查下去的可能也断了,还是就这么算了吧。”

    不知过了多久,周烈这个从来不会放过凶手的人,发出了这么一番感叹后,指了指身后的府城道:“现在,我们还是想想该怎么跟杨知府交代吧。”

    “他?”

    粗狂男不屑地撇了撇嘴,道:“他就是想用这些手段快速收拢权力罢了,交代不交代,其实没什么。”

    “是啊。”

    另外一人对此很是赞同地点了点头,然后便愁眉苦脸道:“他这边随口就能搪塞过去,但他身后的人呢?”

    “追不到魂,我们能怎么办?”

    周烈看到两个下属忧心,拍了拍胸膛后,很是潇洒地道:“别想了,这件事我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