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修仙开了挂 > 第十七章 家人
    林辰自然不知道神捕司险些找上门来。

    就算他知道,也不会有太多的紧张。

    因为外界的灵气太过枯萎,普通人生存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可要是有修为在身上的人在外面,还真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就连开了挂的他,都有许多不适,就更不要说是其他正统修仙者了。

    因此,一夜好睡。

    次日一早,阳光透过残破的窗纸落在床上时,他便睁开了双眼。

    醒来第一件事,他便是抬起头望着结满蜘蛛网的木梁发呆,等到一只只蜘蛛开始捕猎,他才转过身看下了床旁。

    青砖铺设的地面上,尘土不少,还有他踩过的痕迹。

    角落里,放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锨。

    这是一把从他小时候就存在的铁锨,一直保护着他长大,以及带着他融入这个村子。

    犹记得,当初村子里来了几个贼人,村长一声令下,无数人拿着棍棒便冲了出去。

    也是从那一次,林辰跟王二获得了整个村子的认可,也才有了借钱的可能,否则他连灵光宗的考核场都进不去。

    没钱,灵光宗也不渡……

    “起床了!”

    翻了个身,林辰一件件衣服穿好,在这期间既没有丫鬟小妞的服侍,也没有奴仆下人帮忙烧水洗脸。

    甚至连外面已经做好的早饭,都仅仅只是几个窝头。

    这,就是林辰的家。

    一个十分普通,却又十分大众化的农民家庭。

    “起来了?快吃饭,吃完了跟我一起下地干活去。”父亲林老三指了指桌子上的大馒头,严肃地道。

    “这才刚回来,你就让他休息两天吧。”林母则是开口求了个情,说完还对林辰道:“儿啊,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做?”

    说着,她还眨了眨眼睛。

    “他能有什么事?”

    就在此时,一个长得相对村落来说很漂亮的女人走了出来,伸着懒腰便坐在了桌子面前,瞥了眼林辰的她,哈哈一笑道:

    “姐姐跟你闹着玩呢,咱爹肯定得让你休息几天,是吧,爹?”

    可怜兮兮地望着老爹,林平安的眼里闪烁着求情。

    “咳!”

    作为一家之主的林老三,咳嗽了一声道:“既然你妈和你姐都这么说了,那你就先休息几天,不过你要记住,咱家还欠了不少村子里的钱,你要快点学会种地,那时候咱家就能多开几亩地,尽快还上那笔钱了。”

    林辰报以微笑,干脆地坐在桌子前后,拿起一个馒头的他,直接道:“我不想种地。”

    “砰!”

    “不想种地你想干嘛?!”

    林老三拍了桌子,怒气充盈着一张满是皱纹的脸庞:“人家王二去当了护卫,你能去吗?”

    “没那天赋,就老实点!”

    “听到没有?”

    “听是听到了,但我不会乖乖去做。”

    林辰打了个哈欠,不顾姐姐林平安和母亲的连连使眼色,淡淡地道:“我,锻体九重,就算要当护卫,那也得当一家的供奉,更何况我还不想呢?”

    “什么锻体九重不九……”

    林老三本来想反驳一句,可随即他就变得痴呆了:“你说什么?”

    林平安也瞪大了双眼:“弟弟,你锻体九重?”

    母亲更是惊叫道:“我的天哪,儿子你这是出息了啊,可你怎么不留在府城?”

    他们虽然没有怎么接触过外界,可是对于锻体境界,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锻体九重,几乎就是传说啊。

    林辰咬了一口馒头,含糊不清地道:“这也没什么值得说的,不过就是锻体九重罢了,我本来还想入仙门的,要不是因为杀了人,说不定……

    算了,这些就不说了。”

    杀了人。

    林老三只注意到了这个词汇。

    这一刻,他看向林辰的目光,逐渐地就多了许多迷惑。

    当初胆子还算大,但也没大到敢杀人的儿子,现在怎么完全看不透了?

    作为一家之主,林老三心中生出了一股危机,他觉得林辰这是在跟自己对着干!

    林辰完全不顾父亲的目光,轻描淡写道:“爸,咱家还有钱吗?我想做点小生意,先赚点钱再说。”

    “有。”

    林老三又获得了一家之主的风范,干脆利落地道:“咱家可多可多钱了,但你想做什么,先让我听听?”

    儿子就算再大,他也是个穷鬼,还得吃老子的!

    o(* ̄︶ ̄*)o

    林老三获得了极大的满足,脸上都挂起了笑容。

    就在他满足的时候,只听看不懂的儿子说了一番让他瞪大眼珠子的话。

    “以我锻体九重的实力,大概可以打家劫舍,当护卫,当镖师,当一方地下大佬……”

    林辰笑眯眯地伸出手道:“所以,您只要给个路费就行了。”

    “砰!”

    林老三又拍了桌子,指着林辰看向了林母道:“你看看,你看看,有点实力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还打家劫舍,他以为他是谁啊?无法无天,简直是无法无天!”

    林辰无奈道:“我的意思是,这是一种选择,我肯定不会选就是了,真要是打家劫舍,路上我就该这么干了。”

    林平安翻了个白眼:“弟弟,你说话别大喘气好不好,能吓死人的!”

    “你就闭嘴吧。”

    “嫁妆凑够了吗?”

    “没有的话,求我啊。”

    “以后你弟弟我肯定得发达,想嫁的人好,就得给我老实一点,听到没有?”

    林辰撇了撇嘴,下意识地就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实际上,林辰跟许多弟弟都一样,之前也很是被姐姐欺负过一段时间。

    她们还特别喜欢美其名曰地说:这弟弟啊,要是大了的话,可就打不过了。

    看看,这都是什么话?

    “哎呀,你这是要造反啊?”

    林平安说着话就伸出了青葱般地小手,不过想到弟弟的实力,她又满脸可怜地看向了林老三:“爹,您看他……”

    林老三给了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对林辰道:“你这个逆子,信不信我把你从宗谱上开除了?”

    “爹,咱先不说别的,真要有这玩意儿,您给我看看也好啊。”林辰呼噜噜地喝了口粥:“没有的东西用来吓唬人,那有用吗?”

    “反了,反了,老子说话什么时候用得着跟你……”林老三怒气勃发地嘶吼着,转身便进了屋子。

    片刻后,他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张破破烂烂地纸张。

    他满脸傲然地走到了林辰面前,指着那张纸道:“怎么没有?你小叔在京城当大官呢,宗谱也是他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