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嫁之田园贵夫 > 第435章 此花甚合我意
    百味楼里,贺清早早的就到了,一个人坐在包厢里喝着茶偶尔侧首低头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

    等到包厢门被推开贺清才转过了头,打趣道:“还以为你要在庄府用了晚饭才来。”

    “本来是要用的。”

    君元识坐下自己给自己斟了茶,“先答应了你,只得改日再去了。”

    “呵~”

    贺清一眼瞧见了他左肩上的芙蓉花,“你这去了一趟西南被疯丫头给拿下了?”

    “我给你说,疯丫头她......”

    “滚泥。”

    君元识淡淡的两个字让贺清当即就闭了嘴,末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气恼的说道:“你见色忘义。”

    贺清怄的半死,他家老爷子做什么要给他取这么一个乳名,君家老爷子做什么要说给疯丫头听,气死他了。

    包厢的们被推开,小二端着托盘上了菜又小心的撤了茶壶换成了酒壶才退了下去。

    贺清手执酒壶给君元识斟满,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道:“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疯...小郡主你都变坏了。”

    “自罚一杯吧。”

    君元识也不辩驳,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话锋一转,“最近几个月都没粮食给你了。”

    贺清微愣,“你这是报复?”

    君元识迎上他的目光,“西南粮食紧缺,我送粮去西南了。”

    贺清没了胃口,他今日找君元识有一半的原因就是为了粮食,只西南战事吃紧他是知道的,可他也不好过啊。

    “刚秋收不久,你的人没行动?”

    君元识告诉他,“今秋朝廷将粮食看的很严,不太好收。”

    南罗城消耗的粮食就像一个无底深渊,谁也不知道这场战事还要持续多久,可以说整个大厉的粮食都很紧张。

    贺清靠在椅背上,“听说西康郡王这次的进展挺快,西南的战事要结束了吧?”

    重创了葡蕃的羊城,如今的葡蕃可谓是三面受敌,还能坚持多久呢?

    君元识道:“葡蕃艰难可南冀富足,为了战局南冀一定会支援葡蕃,西南的战事只能说稍微缓了些。”

    贺清深吸了一口气,“听说镇国公在南罗城也是难的很,若不是有西康郡王在后面拖住了葡蕃的兵马,只怕会更难。”

    “西旻城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边境的滋扰越发的频繁,开战也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大厉不缺少兵士良将,缺的是能支援战事的粮食。

    君元识看了他一眼,“各部都比你更缺粮食,缓缓吧。”

    粮食不能解决贺清转头就说道了兵器,“给你岳父说说,到时候给我一批兵器,我们的刀也不行,豁口了。”

    君元识闭口不言,自顾自的给自己斟了酒。

    贺清催促,“这事能办到吧,我老子可是进宫去看了西康郡王送上来那些兵器,锋利无比韧性极佳,回府就念念不忘,如果下面的兵士都能配上战力绝对可以再上一个台阶。”

    “不是应该找兵部要?”

    “那你去给庄侍郎说说,发了镇国公的那一份儿就把我们的发了,你可是他侄女婿啊。”

    贺清突然发现,君元识现在都是香饽饽了,搭上了西康郡王他是彻底的飞起来了,很多他们办不到的事在他的口中可能也就是一句话的事了。

    “君兄,咱们可是打小的交情,你飞黄腾达了可不能忘了我。”

    君元识默默的看了他一眼,他现在都还在岳家面前挣表现好不好?

    “到时候我试试吧。”

    贺清舒坦了,到时候有他老子亲自去要,再有君兄说句话,这优良的兵器就到手了,“这事儿我可就记在心里了,到时候找你。”

    君元识正预说话,身后的包厢门再次被推开来,文国公府上的文凝晓探进来半侧身子,见了两人笑嘻嘻的走了进来,“你俩还真在这里。”

    当即贺清和君元识就站了起来,因为文凝晓的身后还跟着昨日才见过的大皇子殷显仁和燕云公主,两人都身着常服,少了许多贵气。

    两人见礼后殷显仁便笑道:“听闻百味楼的菜色乃是京都一绝,本...我与燕云还未试过,今日好不容易得了空来了却没了位置。”

    文凝晓跟着笑道:“好在贺兄和君兄在这里,要不然今日就真的要白跑一趟了。”

    他的目光仔细的打量了两人,见两人眼中丝毫没有高兴的神色心里也有两分尴尬。

    众人落座,文凝晓吩咐小二加了菜嘴里说着暖场的话,“君兄刚从西南回来,要不这顿就由我做东,算作给君兄接风洗尘。”

    贺清打趣道:“虚情假意,今日可是我请君兄喝酒,你要给君兄洗尘只怕是要摆上两桌才成,日子定下通知我,我一定到。”

    “那我自罚一杯。”

    文凝晓松了口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目光不经意间落在燕云身上心里好似明白了什么。

    忽然间恍然大悟,从进门开始燕云公主的目光就有意无意的落在的君兄身上,他就说的莫名其妙的找他来百味楼吃饭,没位置的时候还装作不经意间的提及贺兄和君兄在。

    原来是有目的。

    君元识面色淡淡的,他本就是性子静的人,也不擅长应酬,更不喜欢那种有意无意的打量。

    燕云见君元识一直没说话便主动开了口,“君世子衣裳上的这朵花好生别致,之前没见过。”

    贺清挑眉,心领神会,为了他的兵器笑眯眯的开了口,“那是芙蓉花,乃是某人的标志。”

    “某人?”

    文凝晓跟着笑道:“就是喜乐郡主,喜乐郡主尤爱芙蓉花许多人都知道,庄府的院子里还种着十三颗芙蓉树。”

    说着就打趣了君元识,“君兄这是爱屋及乌也爱上了芙蓉花?”

    这次君元识倒是大大方方的点了头,“此花甚合我意。”

    殷显仁瞥了燕云一眼,扭头笑道:“早听说过这巾帼不让须眉的喜乐郡主可惜未曾见过,等郡主再到京都定是要见上一见才是。”

    父皇不止一次提起过这位喜乐郡主,言语里全是赞赏,让他忍不住很是好奇。

    巾帼不让须眉?

    贺清微愣,难道不是胆大包天?

    燕云睫毛微颤,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位君世子是和喜乐郡主是一对,也不知那喜乐郡主是不是如传言那般厉害能配得上如此俊逸的君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