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治愈系游戏 > 第319章 四月四日的夜晚
    “我拿到了1244房间的钥匙,下次登陆游戏只需要进入1244房间,然后再呆够三个小时就可以退出游戏,相当于又能多活一天。”

    对于韩非来说,能多活一天都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就跟薅了死神的羊毛一样。

    “退出游戏的时候,我隐约听到系统说获得了1244心房的钥匙,它为什么要把1244号房间称为心房?难道说死楼里每一间房屋都是一颗封存着记忆的心?”

    思考了很久,韩非忽然感觉心脏猛地一紧,好像被人狠狠攥了一下。

    他捂着心口,下意识抬头看向了墙上的电子表,现在正好是早上四点四十四分。

    “四点四十四分对于死楼来说意味着什么?华哥和小方能不能挺过今晚?”

    心口的那一阵疼痛,来的突然,消失的也突然。

    韩非从地上爬起,他拨通了厉雪留下的电话,希望警方能够帮忙调查两个人,具体的名字他也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对方身上发生的事情。

    一个是患有绝症,依旧阳光开朗想要分享美好的女主播,最后却因为种种事情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另外一个死于坠楼,是家中长女。

    在警方得知这两位死者可能也和蝴蝶有关后,不用韩非催促,就立刻开始了深入调查。

    做完这些,韩非离开自己房间,去了梨花小区。

    恐怖片导演庄仁家里的那款死楼游戏,和深层世界的死楼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打通死楼游戏,对韩非探索死楼有很大的帮助。

    《悬疑小说家》剧组发生了凶杀案,死的虽然是杀人凶手自己,但也造成不负面关注,各种谣言满天飞,大家的注意力也都被吸引到了蜘蛛曾经住过的肉联厂家属院。

    为了躲避风头,韩非最近几天都不用去拍戏,这也正好给了他在白天打游戏的时间。

    太阳升起的时候,韩非已经来到庄仁家门口。

    他轻敲房门,让他意外的是没过多久屋内就响起了脚步声,满眼血丝的庄仁很快就将门打开,似乎已经等了他很久。

    “庄导,你该不会一晚上没睡吧?”

    “我想要试试自己能不能打通游戏,但我手比较笨,怎么都打不到死楼那一关。”

    “你先去睡会吧,我来帮你玩。如果我在游戏里见到了你的家人,我会第一时间叫醒你。”

    “没事,我不困。”

    能够看的出来,庄仁真的很在乎自己的家人,他急急忙忙跑到沙发旁边,又是给韩非倒饮料,又是整理沙发坐垫,还把韩非使用的游戏手柄擦得干干净净。

    一位曾经的大牌恐怖片导演,如此对待演员,确实不常见。

    启动了游戏,韩非也不废话,直接开始操作。

    死楼游戏最变态的一个地方在于,只要游戏人物死亡,就要回到第一张地图从头开始玩,游戏设计者似乎根本就没想过让人通关这个游戏。

    这个机制逼得庄仁多次暴跳如雷,摔砸房间里的东西,但韩非却觉得很正常。

    现实里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这游戏中只不过是从头开始,已经很良心了。

    花费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韩非打通了之前的地图,成功进入死楼当中。

    这次他没有随便进入某个房间,也没有呆在原地不动,而是目的非常明确的朝着四楼跑去。

    在他走到楼梯拐角的时候,背着巨大外卖箱的外卖鬼出现,韩非任由它追在后面,一直跑到了四楼1044号保安室。

    打开房门,躲入其中,阴暗的房间里坐着四个穿着保安制服的NPC,他们似乎是死楼当中仅有的正常NPC。

    “四个?”

    靠近他们会触发对话和任务,韩非通过交流发现,四位保安正趁着空闲时间,在讲楼内的一些怪谈。

    这栋楼从刚修建的时候就很不正常,发生过非常多的怪事,尤其是每年的四月四号。

    在这一天总会有新的住户搬进来,也会有老的住户家里莫名其妙多一些“人”,每年的这一天也是保安最紧张的一天。

    四位保安正好是两个老手带着两个新手,老人叮嘱新人记住种种规矩和禁忌。

    规矩不可以破,禁忌不可以碰,不听不闻不多想,才能在这里工作的长久。

    韩非正专心打着游戏,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发现是警方打来的之后,他拿着手机走到屋外。

    “你们查到什么东西了吗?”

    “你说的那个女主播很出名,她是在十四年前的四月四日晚上离开的,死因是割腕。她穿着一件白裙子躺在自己家卫生间的浴缸里,被人发现的时候,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生命体征。”厉雪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出:“她本身是病人,临死前精神压力极大,有人伪造了她的聊天记录,还把她的脸弄在了一些不好的照片和视频当中。”

    “那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也许他们想不到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所以就想要毁掉她,把最干净的东西弄脏,以掩饰自己的龌蹉和不堪。”

    “犯人抓到了吗?”

    “这就是最奇怪的一点,我们调查之后才发现,几个主要参与事件当中的混蛋,全部失踪了。”厉雪似乎是在查看资料,她回答的比较慢:“最近一个失踪的是那件事的主犯,他本身内心极度阴暗,曾经是厨师,但因为在饭店工作时,故意往饭菜里添加东西被剥夺了厨师资格证,为了生计他开始送外卖,也因此遇到了受害者。”

    “恶意造谣、污蔑,造成严重后果,另外他还多次试图往外卖中添加危险物,违反了治安规定,数罪并罚,他判了比较长的时间。”

    “本来像这样的人,回归社区后也会定期登记,但在某一天,他突然就消失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厉雪的话引起了韩非的注意,外卖鬼出现在深层世界当中,可以做到这些的只有蝴蝶。

    可假如蝴蝶是想要帮助红裙子报仇,那它应该让红裙子去杀掉外卖鬼才对,或者说把外卖鬼交给红裙子处置,就像韩非帮助应月那样。

    可实际上蝴蝶并没有那么做,它似乎把外卖鬼当成了一个筹码,用来控制大型怨念红裙子。

    “人性只是棋子,所有东西在蝴蝶眼里只是工具。外卖鬼是它的工具,红裙子在它眼里,可能也只是一个稍微强一些的工具。”

    蝴蝶和韩非在很多时候都可以保持绝对的理智,但他们归根结底,是不同的两种人。

    “厉雪,除了女主播,你们有没有查到另外一个女人的信息?”

    “每年跳楼死亡的人很多,不过符合你条件的人,我们只找到了一个,她同样是在十四年前的四月四日晚上出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