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我真不是正经少侠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免费的才是最贵的(求订阅)
    很快,根正苗红又德行高尚的陈玄奘就被推举出来了。

    根正苗红,因为他外公乃一路总管殷开山,父亲陈光蕊乃状元、文渊殿大学士。

    德行高尚,却是因为他出了娘胎就在金山寺修持,千经万典,无所不通。

    李二一见陈玄奘,只见其五官俊美,气质超然,登时大喜,便拜为天下大阐都僧纲,赐五彩织金袈裟,毗卢帽,让其择日开坛讲经说法。

    到得九月初三,开始七七四十九日水陆法会。

    此处,又应当有诗为证……算了,不证了……

    水陆道场设在长安化生寺,这一日,满朝文武簇拥着李二来到寺中。

    陈玄奘参拜李二后,开始坐坛讲经,下面一千二百僧人趺坐周围,跟随陈玄奘一起念诵佛经,场面宏大。

    另一边,闲坐土地庙多日的观音尊者,这一日喜逐颜开,终于等到金蝉子了!

    于是,她带着惠岸行者化作两个疥癞和尚,手持九环锡杖与锦斓袈裟,飘然出了土地庙。

    孰料,刚一出土地庙,对门儿城隍庙中,郑健也转了出来。

    这一日的郑健,却不同于先前,身着玄黄道袍,全身行头亦是置办了一番,不像是贱仙,倒像个得道高真!

    “贱仙道友请了,多日不见,怎今天出来了?”观音尊者淡淡道。

    郑健懵逼的看着观音尊者,“兀那疥癞和尚,你是在跟贫道说话吗?土地庙里的观音尊者和木吒呢?搬走了?”

    观音尊者:“……”

    木吒怒道:“好你个肉眼凡胎不识真菩萨的贱仙,你面前的可不就是观音尊者,我便是木吒!你待要怎的?”

    来自木吒的怨念值+3999。

    郑健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哦~~~贫道眼拙,眼拙了!不过,观音尊者,你今日为何化个疥癞和尚,穿得又破,满身烂疮,噫~~~鞋都不穿,踩到狗屎怎么办?踩了狗屎的脚,还能踏进灵山净土吗?”

    饶是观音尊者涵养好,此时也被郑健气的够呛……

    来自观音尊者的怨念值+4999。

    正在看直播的玉帝“噗”一口便将嘴里的琼浆喷出来了……

    木吒大怒,持着又黑又粗又坚长的棒子,一脸不善的看着郑健,“贱仙,你再出言不逊,我木吒定不与你干休。”

    说罢,指着手中棒子道:

    “混铁棍乃千锤打,六丁六甲运神功。

    盘在腰间如贯索,探入虎穴如硬钢……”

    “住口!”郑健又双叒叕听不下去了,好家伙,你身为李天王二太子,又跟随观音尊者修行,居然一开口又是虎狼之词!

    你特么修的大欢喜禅嘛!

    观音尊者止住木吒,淡淡道:“勿要误了正事,走吧。”

    说着,她拿着九环锡杖,木吒捧着锦斓袈裟,一并朝着长安城内走去。

    郑健有些遗憾的摇摇头,心中也佩服观音尊者这涵养,被自己这么激,居然也不出手……

    其实,他还真想看看观音尊者以天仙道果领五方五老之位,到底有多深的手段的。

    大不了,观音祭出羊脂玉净瓶的时候,郑健直接把《黄庭经》扔出去挡一挡!

    玉帝手书的《黄庭经》,怎么着也不至于被玉净瓶打败吧?

    ……

    化作疥癞和尚的观音尊者和木吒很快就遇到了佛门忠实信徒萧星,这萧星一看锦斓袈裟与九环锡杖,便觉得真是好宝贝,正好与大都阐陈玄奘相配,于是便带着观音二人入朝见李二去了……

    见着了李二,萧星说明来意,李二一看那袈裟与九环锡杖,的确是宝物,便问菩萨作价几何?

    观音笑道:“袈裟五千两,锡杖两千两。”

    李二正欲问这好在何处,居然值这么多钱的时候……

    郑健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七千两,我买了!”

    李二震惊之间,便看到虚空中一个玉树临风的道人从天而降,落在了大殿之外。

    观音尊者:“……”

    “七千两是吧?黄金还是白银,我出了!”郑健大笑着走了进来,“唷,定风珠、辟尘珠、摩尼珠、如意珠,光这四个珠子就值这个价了……买到就是赚到!”

    李二看着这个道人,总觉得有些眼熟,“这位道长……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郑健:“嗯?”

    他差点唱出来: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记得吗?

    记得那是一个秋天,夕阳西下。

    观音尊者脸上闪过一丝愠怒,“你是个道门真人,你要我这佛门袈裟与锡杖干什么?”

    郑健沉吟了一下,道:“我是道人我要袈裟,我不穿,我就放着,哎,就是玩儿!”

    观音:“……”

    来自观音尊者的怨念值+4999。

    无可奈何之下,观音尊者只得道:“你非释门弟子,不能与你!陛下明德至善,敬我佛门,又有高僧说法,这袈裟与锡杖,贫僧愿分文不要,免费送上。”

    李二还没说话,郑健又插嘴道:“俗话说,免费的才是最贵的!不要钱,那恐怕是要人呐……”

    观音尊者:“……”

    来自观音尊者的怨念值+4999。

    她实在不想待下去了,将袈裟与锡杖呈给李二,扭头就走。

    李二原本心里的确是感激的,可被郑健那句“免费的才是最贵的”一说,李二心中怎么都生不起感激的想法了……

    然后,李二又看了一眼郑健,顿时想起来了,“啊,朕想起来了!那一夜……”

    郑健:“你伤害了我?”

    李二顿时愕然:“道长何出此言,那夜泾河龙王找朕索命,乃是道长救了朕,朕现在才想起来……”

    郑健闻言,淡淡道:“哦,才想起来啊?晚了,感情淡了,分手吧渣男!”

    说罢,郑健扬长而去,留下李二站在原地,神色懵逼。

    “渣……渣男?”李二茫然不解。

    到了中午,李二宣陈玄奘觐见,将袈裟与陈玄奘披上,又将九环锡杖赐给其,退后几步,定睛一看!

    好一个如来佛子!此处,真·有诗为证:

    “浑如极乐真罗汉,犹如造化钟神秀。

    诚为佛子不虚传,胜似菩提无诈谬。”

    ……

    土地庙外,观音尊者和木吒回来,却又看到郑健那张清秀但可恶的脸庞在对门儿晃悠个不停,

    把南极观音尊者这个救苦救难菩萨难受的……

    然而,观音其实知道那天郑健以一敌二大战南斗、北斗星君的事情,心知这贱仙神通广大,道行也极为高深,实在没有胜过的把握,再加上其手中还拿着玉帝手书《黄庭经》……

    真是气煞了菩萨。

    郑健却一点都不自觉,依旧腆着个13脸,一会儿大声念诵《黄庭经》,一会儿又在城隍庙院子中舞刀弄剑,唬的城隍土地个个心慌,气的观音木吒意气难平。

    观音尊者一想到后面的计划,心中原本的底气也有些不足了,犹豫了片刻,冲出土地庙,站在城隍庙门口,厉声道:“贱仙道友,接下来便是金蝉子西行大事,你若再敢阻拦,便是与天庭、灵山为敌!若真那般,贫僧拼着道果不要,也要与你同归于尽,堕入轮回!”

    郑健:“……”

    来自观音尊者的怨念值+5999。

    郑健笑了笑,“菩萨尊者,你也是五方五老之一,位格尊贵,怎么能出口伤人呢!我几时说过我要阻拦金蝉子长老西行了?”

    观音尊者余怒未消,冷喝道:“接下来的事情,你若是再多事,我就……”

    郑健接着道:“就拼着道果不要,和我同归于尽,堕入轮回?这句你已经说过了!你要么换一下,免得卷毛狒狒说我水字数,还不给我投月票了。”

    观音尊者又说不出话来了……

    来自观音尊者的怨念值+5999。

    半晌,她才道:“滚!”

    郑健冷笑道:“搞清楚!这是城隍庙,是我租的客栈,你的在对面!你让谁滚呐?心里没数的话,我帮你种一棵可好?”

    观音尊者:(╯ ̄Д ̄)╯╘═╛

    我掀!

    郑健:┬─┬ノ(‘–‘ノ)

    接住,放好。

    来自观音尊者的怨念值+5999。

    观音气不过,气呼呼的转身回她的土地庙去了。

    郑健悠哉悠哉的转身,心道:观音尊者就是好,头发长,薅起来还挺爽!

    不得不说,自从跻身天仙,挑了北斗、南斗这两大最强星神,得了玉帝手书的《黄庭经》作为保命符以后,郑健一下子就膨胀了!

    于是,他在作死的边缘反复横跳……

    没办法,唉,我就是这么一个一朝得志的贱人!

    郑健都已经想好了,万一忽然来那招从天而降的掌法,便直接将《黄庭经》扔出去抵挡!

    ……

    转眼间,水陆法会来到了第七天,水陆正会。

    这一日,皇城中,李二为首,文武百官、皇亲国戚等等都向着化生寺而来,后面则是大批大批的百姓,也俱都来参加这场盛会。

    观音尊者和木吒依旧化作两个疥癞和尚,混迹其中。

    观音仔细看了几圈,没发现郑健的身影,心中松了口气……

    郑健也的确没去,今天是定下西行取经大事的时候,他很清楚,自己再搅局的话,灵山那位八成就坐不住了!

    能不扔《黄庭经》的话,还是暂时别扔比较好……

    大势不可改,小节则可动!

    不着急……

    有的是羊毛可薅!

    ……